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云顶娱乐场_云顶线上娱乐

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 >

孙子是著名军事家关于孙子练兵杀死皇妃的典故

时间:2019-10-15 00:1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孙子选出宫中美女,共计一百八十人。孙子把她们分为两队,派王的宠姬二人担任两队的队长,让她们全部持戟。命令她们说:你们知道你们的心口、左手、右手和背的方向吗? 妇女们

  孙子选出宫中美女,共计一百八十人。孙子把她们分为两队,派王的宠姬二人担任两队的队长,让她们全部持戟。命令她们说:“你们知道你们的心口、左手、右手和背的方向吗?”

  妇女们说:“知道。”孙子说:“前方是按心口所向,左方是按左手所向,右方是按右手所向,后方是按背所向。”妇女们说:“是。”规定宣布清楚,便陈设斧钺,当场重复了多遍。然后用鼓声指挥她们向右,妇女们大笑。孙子说:“规定不明,申说不够,这是将领的过错。”

  又重复了多遍,用鼓声指挥她们向左,妇女们又大笑。孙子说:“规定不明,申说不够,是将领的过错;已经讲清而仍不按规定来动作,就是队长的过错了。”说着就要将左右两队的队长斩首。吴王从台上观看,见爱姬将要被斩,大惊失色。

  急忙派使者下令说:“寡人已知道将军善于用兵了。但寡人如若没有这两个爱姬,吃饭也不香甜,请不要斩首。”孙子说:“臣下既已受命为将,将在军中,国君的命令有的可以不接受。”于是将队长二人斩首示众。

  孙子得百八十人。孙子分为二队,以王之宠姬二人各为队长,皆令持戟。令之曰:“汝知而心与左右手背乎?”妇人曰:“知之。”

  孙子曰:“前,则视心;左,视左手;右,视右手;后,即视背。”妇人曰:“诺。”约束既布,乃设鈇钺,即三令五申之。于是鼓之右,妇人大笑。孙子曰:“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复三令五申而鼓之左,妇人复大笑。

  孙子曰:“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既已明而不如法者,吏士之罪也。”乃欲斩左右队长。吴王从台上观,见且斩爱姬,大骇。

  趣使使下令曰:“寡人已知将军能用兵矣。寡人非此二姬,食不甘味,愿勿斩也。”孙子曰:“臣既已受命为将,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遂斩队长二人以徇。

  孙武(约公元前545年—约公元前470年),字长卿,春秋末期齐国乐安(今山东省北部)人 。中国春秋时期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尊称兵圣或孙子(孙武子),又称“兵家至圣”,被誉为“百世兵家之师”、“东方兵学的鼻祖”。

  孙武大约活动于公元前六世纪末至前五世纪初,由齐至吴,经吴国重臣伍员(伍子胥)举荐,向吴王阖闾进呈所著兵法十三篇,受到重用为将。他曾率领吴国军队大败楚国军队,占领楚国都城郢城,几近覆亡楚国。

  其著有巨作《孙子兵法》十三篇,为后世兵法家所推崇,被誉为“兵学圣典”,置于《武经七书》之首。

  他撰著的《孙子兵法》在中国乃至世界军事史、军事学术史和哲学思想史上都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并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哲学等领域被广泛运用。被译为英文、法文、德文、日文,该书成为国际间最著名的兵学典范之书。

  孙武强调战争的胜负不取决于鬼神,而是与政治清明、经济发展、外交努力、军事实力、自然条件诸因素有联系,预测战争胜负主要就是分析以上这些条件如何。

  孙武不仅相信世界是客观存在的,而且认为世界上的事物都在不停地运动变化着,强调在战争中应积极创造条件,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促成对立面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转化。

  展开全部春秋时侯,有一位著名军事学家名孙武,他携带自己写的“孙子兵法”去见吴王阖庐。

  吴王看过之后说:“你的十三篇兵法,我都看过了,是不是拿我的军队试试?”孙武说可

  以。吴王再问:“用妇女来试验可以吗?”孙武也说可以。于是吴王召集一百八十名宫中美

  孙武将她们分为两队,用吴王宠爱的两个宫姬为队长,并叫她们每个人都拿着长戟。队

  伍站好后,孙武便发问:“你们知道怎样向前向后和向左向右转吗?”众女兵说:“知

  道。”孙武再说:“向前就看我心胸;向左就看我左手;向右就看我右手;向后就看我背

  后。”众女兵说:“明白了。”于是孙武使命搬出铁钺(古时杀人用的刑具),三番五次向

  她们申戒。说完便击鼓发出向右转的号令。怎知众女兵不单没有依令行动,反而哈哈大笑。

  孙武见状说:“解释不明,交代不清,应该是将官们的过错。”于是又将刚才一番话详尽地

  孙武便说:“解释不明,交代不清,是将官的过错。既然交代清楚而不听令,就是队长

  和士兵的过错了。”说完命左右随从把两个队长推出斩首。吴王见孙武要斩他的爱姬,急忙

  派人向孙武讲情,可是孙武说:“我既受命为将军,将在军中,君命有所不受!”遂命左右

  将两女队长斩了,再命两位排头的为队长。自此以后,众女兵无论是向前向后,同左向右,

  这故事原出于“史记”的“孙子吴起列传”。后来;人们把孙向女兵再三解释的做法,

  引伸为“三令五申”,即反覆多次向人告诫的意思。例如某地政府向食品商店屡次告诫食品

  要清洁卫生,以免损害顾客健康,我们便可说:对于食品商店要保证清洁卫生,政府已“三

  孙子武者,齐人也。以《兵法》见于吴王阖庐。阖庐曰:“子之十三篇,吾尽观之矣,可以小试勒兵呼?对曰“可。”阖庐曰:“可试以妇人乎?”曰:“可。”

  于是许之,出宫中美女,得百八十人。孙子分为二队,以王之宠姬二人各为队长,皆令持戟。令之曰:“汝知而心与左右手、背乎?”妇人曰:“知之。”孙子曰:“前,则视心;左,视左手;右,视右手;后,即视背。”妇人曰:“诺。”约束既布,乃设鈇钺,即三令五申之。于是鼓之右,妇人大笑。孙子曰:“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复三令五申而鼓之左,妇人复大笑。孙子曰:“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既已明而不如法者,吏士之罪也。”乃欲斩左右队长。吴王从台上观,见且斩爱姬,大骇,趣使使下令曰:“寡人已知将军能用兵矣。寡人非此二姬,食不甘味,愿勿斩也。”孙子曰:“臣既已受命为将,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遂斩队长二人以徇。

  用其次为队长。于是复鼓之。妇人左右前后跪起皆中规矩绳墨,无敢出声。于是孙子使使报王曰:“兵既整齐,王可试下观之,唯王所欲用之,虽赴水火犹可也。”吴王曰:“将军罢休就舍,寡人不愿下观。”孙子曰:“王徒好其言,不能用其实。”

  于是阖庐知孙子能用兵,卒以为将。西破楚,入郢,北威齐、晋,显名诸候,孙子与有力焉。

  孙子武者,齐人也。以《兵法》见于吴王阖庐。阖庐曰:“子之十三篇,吾尽观之矣,可以小试勒兵呼?对曰“可。”阖庐曰:“可试以妇人乎?”曰:“可。”

  于是许之,出宫中美女,得百八十人。孙子分为二队,以王之宠姬二人各为队长,皆令持戟。令之曰:“汝知而心与左右手、背乎?”妇人曰:“知之。”孙子曰:“前,则视心;左,视左手;右,视右手;后,即视背。”妇人曰:“诺。”约束既布,乃设鈇钺,即三令五申之。于是鼓之右,妇人大笑。孙子曰:“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复三令五申而鼓之左,妇人复大笑。孙子曰:“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既已明而不如法者,吏士之罪也。”乃欲斩左右队长。吴王从台上观,见且斩爱姬,大骇,趣使使下令曰:“寡人已知将军能用兵矣。寡人非此二姬,食不甘味,愿勿斩也。”孙子曰:“臣既已受命为将,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遂斩队长二人以徇。

  用其次为队长。于是复鼓之。妇人左右前后跪起皆中规矩绳墨,无敢出声。于是孙子使使报王曰:“兵既整齐,王可试下观之,唯王所欲用之,虽赴水火犹可也。”吴王曰:“将军罢休就舍,寡人不愿下观。”孙子曰:“王徒好其言,不能用其实。”

  于是阖庐知孙子能用兵,卒以为将。西破楚,入郢,北威齐、晋,显名诸候,孙子与有力焉。

  展开全部于是许之,出宫中美女,得百八十人。孙子分为二队,以王之宠姬二人各为队长,皆令持戟。令之曰:“汝知而心与左右手、背乎?”妇人曰:“知之。”孙子曰:“前,则视心;左,视左手;右,视右手;后,即视背。”妇人曰:“诺。”约束既布,乃设鈇钺,即三令五申之。于是鼓之右,妇人大笑。孙子曰:“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复三令五申而鼓之左,妇人复大笑。孙子曰:“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既已明而不如法者,吏士之罪也。”乃欲斩左右队长。吴王从台上观,见且斩爱姬,大骇,趣使使下令曰:“寡人已知将军能用兵矣。寡人非此二姬,食不甘味,愿勿斩也。”孙子曰:“臣既已受命为将,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遂斩队长二人以徇。

  用其次为队长。于是复鼓之。妇人左右前后跪起皆中规矩绳墨,无敢出声。于是孙子使使报王曰:“兵既整齐,王可试下观之,唯王所欲用之,虽赴水火犹可也。”吴王曰:“将军罢休就舍,寡人不愿下观。”孙子曰:“王徒好其言,不能用其实。”

  于是阖庐知孙子能用兵,卒以为将。西破楚,入郢,北威齐、晋,显名诸候,孙子与有力焉。

  展开全部春秋时代,孙武经伍子胥极力多次推荐,始见到吴王阖闾。可这吴王,应该说他本身也是个性情乖张之人,这种人他自己是有想法的,随便推荐个人他可真未必相信,所以一开始对大将伍子胥对孙武文可安邦武可定国是一位深通韬略的盖世奇才的推荐言语,不当一回事,经全子胥的多次反复推荐,听说有一早上就推荐了七次,吴王才点了头,答应召见孙武,可见当时的吴王对此事还有点疑虑。

  孙武见到了吴王,这是吴王听了伍子胥的推荐和将孙武的十三篇《孙子兵法》读了几遍有了一些感性认识后才决定的事情。见面后,首先给孙武一个定心丸,说:“你的兵法十三篇,我已经看过了。”言下之意是说,你提出的这个带兵方略我已经知道了,但兵书毕竟只是兵书,你这书未免有点纸上谈兵,大话空谈。是以,吴王便有点要给孙武下马威,弄些刁钻古怪的面试题来刁难下孙武。

  孙武知道吴王的意思,他是在就兵法十三篇之事出题,于是便不思量就说出:“大王指定的任何人都行。”吴王听后便说:“可否演练我宫中的宫女呢?”

  吴王这一个提议,确有很多游戏的成份,这是一种帝王权术,一名帝王时刻要把臣下小辫子抓手里那才会觉得开心快乐,他就想看看孙武怎样演练怎样收场,杀杀孙武的锐气。

  出于对自己的信任,孙子对吴王的操练安排,以“唯上”“唯诺”为思考标准,连声来个:“可以,宫女也可以。”

  操练进入预备阶段,王宫广场前一溜地站开了一百八十位美丽的宫女,个个身披铠甲,手持战戟,但时不时的显现嬉皮笑脸,怎么看都是不伦不类。

  要操练,作为操练主持者的孙武免不了要制定操练规则,怎样排列,怎样操练,怎样号令,都得一样一样地说,一样一样地教,谆谆以导,怕差分毫。宣讲完后,还特意高声地询问那一群艳装异服的宫女:“向前,就看前身所对着方向;向左,看左手方向;向右,看右手的方向;向后,就看背的方向。一切行动,都以鼓声为准,你们听明白了吗?”“听明白了!”宫女们齐声答道。

  但是演练过程中仍然混乱,于是就以不执行军令,按军法当斩的律条,要将担任操练队长的吴王十分宠爱的两个妃子开刀问斩。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孙子是著名军事家关于孙子练兵杀死皇妃的典故”全部内容,更多内容敬请关注配资平台!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