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云顶娱乐场_云顶线上娱乐

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 >

水是滋润万物的源泉也是军事斗争的利器中国式

时间:2019-09-03 13:0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地球上比陆地大的面积就是海洋,因此从古至今,水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没有了水,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将不复存在;没有了水,所有的生命将面临枯萎消失。因此

  地球上比陆地大的面积就是海洋,因此从古至今,水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没有了水,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将不复存在;没有了水,所有的生命将面临枯萎消失。因此,地球上有了生命的那一刻起,水就成为滋润万物生长的源泉。

  在中国上古时间,由于洪水肆虐泛滥而又了大禹治水的故事,从那个时候开始,对于水的认识、改造和利用有了初步科学的规划与合理的引导,勤劳智慧的祖先用粗糙的工具,开始了长达几千年与水打交道的历史,也拉开了巧妙利用水资源为人类服务的帷幕。水不但被利用于人们日常生活、农业浇灌领域,而且在河道运输、军事战争等领域广泛使用。今天,我就和大家一起聊聊水在军事战争里的运用,但我所说的水战是指把水运用到军事斗争中来,而不是在水里打仗的意思。

  中国历史上,最早以水为兵的案例可能就是战国时期著名的秦国战将白起了。公元279年,秦昭襄王命令白起率领秦军攻打楚国,秦军进逼楚国首都郢都,久攻不下,双方处于相持胶着状态,胜负难分。秦军如不能尽快拿下郢都,就可能在接下来的消耗战中一无所获。白起察看战场环境,发现距离郢都不远百里的武安镇有一条蛮河,河水川流不息,水势很大。于是灵机一动,决定以水代兵,引水灌城,达到消灭敌人的目的。他命令人开挖新渠,将蛮河之水引到郢都,结果水漫郢都,大败楚军,迫使楚国迁都别处。北魏《水经注》描写了当时这场水战的残酷场面:“水溃城东北角,百姓随水流,死于城东者数十万。”战后,人们把这条渠叫做“战渠”。

  纵观战国时代,可以说我国历史上水战发展最快速的一个时代。当时天下纷争,诸侯争霸,战争的规模和多样性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变法,诸侯之间的攻防备战也成了列国霸主们的日常政务,一边用传统的攻防思路修筑长城,一边又利用江河湖泊等水资源进行积极防御,不断创新防御方式。例如秦国在在公元461前年修筑的“壍河旁”,公元前417年修筑的“城暂河濑”,公元前408年修筑“壍洛”等水利工程,虽是对河堤进行整修改造,但已经包含了军事防御目的在里面,体现了秦国军事战备思想的多元化发展方向。

  根据现在的考古发现,实际上古人利用水资源,修筑以水体为主的军事防御工程历史,可以追溯到五、六千前年时期的原始社会。在当时以氏族部落为主体的母系氏族鼎盛时期的一些生活村落,考古学家通过挖掘发现,在这些古村落遗址四周,都有一条人工开挖而成的沟堑,深度接近十米。例如在陕西西安半坡原始遗址,就有一道开挖的深沟,深度在六米至八米,宽度在四米到六米,呈现环沟状,把村落完整的保护起来。这种原始的水利工程,既可以防御其它氏族的侵扰,也可以防御一些野兽动物对人群的伤害。它就像今天西安的护城河保护西安城一样,把整个村落里的人保护起来。

  这可能也是我们国家最古老的“水战”雏形。这些看似简单的水体工程,实际上蕴含了古人面对大自然一切未知侵害,采取积极防御的生活智慧在里面。

  随着时代变迁以及人们适应环境、改造环境能力的提升,古人部落之间的战争也逐渐频繁起来,而且每次战争投入的兵力、兵器以及产生的伤害也越来越大。为了避免牺牲,赢得胜利,在构筑防御体系的同时,也把水体防御当做整体防御战略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在《礼记·李韵篇》有这样一句记载:“今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城廓沟池以为固。”可见,在当时人们已经有了在修筑城廓时同时修建“沟池”的习惯,城和沟互为一体。在《汉书》里也记载:“神农之教曰:‘有城十仞,汤池百步,带甲百万。’”,表明了古人已经有了用护城河作为军事防御工具的实施。

  周代商以后,古代的奴隶制社会进行一个鼎盛时期,人们文明进程又向前迈出一步,那个时候出现了很多被周天子分封的诸侯国家。西周初期的分封制促进了社会稳定和发展,但随着时代的进步,随着诸侯国势力不断增长,战争的雾霾又笼罩在广大人民的头顶。诸侯们为了各自的安全,在国家边境上修建沟堑、土长城、树林等防御设施。在城廓、关隘以及重要的居住场所,也都修筑沟堑等水体工程,而且每个居民都有守卫城池和修造防御工程的责任和义务。如果国内地形有山川,则依据山川地势作为防御设施,如果有河流湖泊,就依据河流湖泊设计防御体系。如果没有河流,就要人工开凿水体防卫沟渠,以保证防御体系的完备性。

  据《周礼·夏官·掌固》记载:“凡国都之竟有沟树之固,郊也如之。民皆有识焉,若有山川,则因之。”

  春秋战国时期,水体工程在军事上的应用就更加普遍。赵国把彰水、滏水的堤防链接起来,改造成为水体军事工程,起到了防御的作用。魏国把洛水堤防也扩建成了水体军事工程,保护国家安全。燕国把易水修建成水体军事设施,对外防御它国侵略。另外,楚国、齐国也都纷纷效仿秦国等国家,修造自己的水体防御工程,把江河湖泊等天然水资源和军事防御体系完美结合在一起,战时进行防御,休战时可以浇灌,一举两得,让天然水资源变成利国利民的武器。

  秦始皇吞并六国之后,为了征服南越之地,公元214年,他命令大将屠睢率领50万大军南下攻打南越。当时秦军远征,粮草供给是个大问题。为此秦始皇派监禄在湘水和漓水之间开凿了一条运河,以保证军事供应,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灵渠”。正是秦始皇了巧妙的利用了水资源,从而是军事斗争成果更加丰硕。

  汉武帝时期,大汉王朝以气吞山河的声势,拉开了对北方匈奴的毁灭之战。汉武帝雄才大略,一方面以卫青、霍去病等青年将领率军抵达匈奴腹地进行运动歼灭,攻击削弱匈奴的势力;另一方面,他也积极考虑采用水战思路,引水为兵,做好防御准备。当时朝廷里来了一个齐国人,他向汉武帝献策,建议把黄河河道路线改变,让黄河成为横亘在匈奴和大汉之间的一道天然水体防御工程。

  在《汉书·沟洫志》里记载了这个事情,这位叫延年的齐国说:“河出昆仑,经中国,注渤海,是其地势西北高而东南下也。可案图书,观地形,令水工准高不忧匈奴,可以省堤防备塞,士卒转输,胡寇侵盗,覆军杀将,暴骨原野之患。天下备匈奴而不忧百越者,以其水绝壤断也。此攻壹成,万世大利。”

  延年的献策让汉武帝兴奋万般,认为这个工程是一项宏伟气魄、利国利民的世纪工程。如果这项工程修筑成功,不但可以使关东连年频发的水灾销声匿迹,而且可以把强悍的草原民族挡在外面,再也很难踏进汉朝境内。但是,汉武帝权衡再三,还是最终放弃了这个计划,以当时的技术条件,面对千里滔滔地黄河之水,要实施这么一项工程,也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情。此外,汉武帝觉得河道都是上古圣人大禹开凿出来的,是万世基业,上通神灵,后辈之人还是不要随便改变的好。虽然汉武帝冠冕堂皇的拒绝了这个建议,但不可否认的是,延年的建议也是古人在水战攻防战备思想领域的一个结晶,在水战历史上留下的思想火花照耀着一代又一代人。

  三国时期,吴国依靠长江天堑阻挡曹魏政权的侵扰,为了抵挡曹魏南下,孙权下令于公元250年11月,在堂邑境内利用涂水修筑了一条水塘,虽然是水塘,但工程量很大。在《三国志·吴书·吴主传》里记载,孙权“遣军10万作堂邑涂塘以淹北道”。

  纵观中国历史,没有任何一个朝代能像北宋一样,把水体军事发挥到极致。北宋从开国以来,就在历史上留下重文轻武的诟病,因此北宋上至皇帝,下至普通百姓都热衷于诗词书画等文艺娱乐事业,而在武装力量的组织和锤炼方面却明显不足。因此当强大的契丹民族面对北宋虎视眈眈的时候,北宋政权虽出兵两次进行北伐,但都功亏一篑,遭到很大失败。本身在军事上重视不够,加之又遭到契丹军事的强势压迫,在正面战场很难取胜的条件下,北宋政权把眼光投向了水体军事,力图以此抗拒契丹的侵略。

  搞水体防御工程,就必须借助前人的经验,是仿照秦始皇的办法,在沧州至定州之间修建一条土砖结合的长城,从而阻挡契丹铁骑的南下,还是把黄河北堤进行决口,引黄河之水作为天然屏障,切断与契丹的路途。这两种思路是北宋王朝在平原之地如何抵挡契丹铁骑的方案,都有一定的操作性,但有各有弊端。在平原修筑长城不同于在秦始皇借助逶迤山势构筑长城,地理条件优势并不明显,而且取材艰难,代价昂贵,有点行不通。决黄河之堤引水,后果更是可怕,每年黄河泛滥造成的水灾会吞噬多少家庭,更行不通。

  就在北宋朝廷一筹莫展之时,朝堂上有一位叫何承矩的小官,基于自己长期研究河北一带水域地形和熟悉契丹人习性的认知,向朝廷提出了修筑水体防御工事的建议。

  他在写给宋太宗的疏里写道:“臣幼侍先臣关南征行,熟知北边道路、川源之势。若于顺安砦西开易河蒲口,导水东注于海,东西三百余里,南北五七十里,资其陂泽,筑堤贮水为屯田,可以遏制敌骑奔轶。”

  这个方案具有很强的操作性,既非常适合河北的山川水势地形,而且要比修筑秦始皇式的长城要省却大量的财力和物力,代价极小。最关键的是,这项工程还可以让周围的庄稼得到水利灌溉的便利,也算是一项李国利民的伟大工程。因此宋太宗听了以后很是高兴,不但赞赏了提出这个方案的提出者何承矩,而且下诏立即推行,使这项具有军事防御功能和灌溉惠民的工程早日建设。

  他在诏书上写道:“悠久之谋,在于设险。若乃决大河、筑长城,徒白示弱,为后代笑。今朕立法,立沿边作方田,量地理之远近,;列置寨栅,此可以限其戎马而大利我之步兵……持重养锐,挫彼强敌。”

  由于宋太宗对这项工程高度重视,所以修筑的速度也就相对快起来。为了迷惑契丹人,北宋把修筑水体军事工程称为修“塘泊”、“塘水”等名词,而且往往假借屯田名义进行,让契丹人找不着北。

  从宋太宗开始,这种以水为军事和民用的工程不断得到强化和提升。神宗熙宁元年,宋神宗下令河北转运使程昉“谕边臣营治诸泺,以备守边。”此后一直到神宗执政的中后期,北宋政权先后开凿了徐村、柳庄等乐、。这些水体防御工程都以徐水、鲍河、沙河、唐河之水以及叫猴、鸡距、五眼等泉水为水源,在东边把滹沱、彰水、淇水、易水、涞水等河流的水流合并一起,于是自保定西北的徐水开始,经过沧州泥沽海口进入大海。形成了一条长达八百里,最宽处有六十里的江河,深度达到六尺到十尺。北宋政权以此为藩篱,提高了防御契丹南下侵略的能力。

  为了提高这条江河的整体防御能力,北宋政府在这条江河上设置了管理机构,有“置砦二十六,铺百二十五,廷臣十一人,戍卒三千余人,部舟百艘,往来巡警,以屏奸诈。”另外还在无水的地方,效仿秦汉做法,种植了大量的树木,形成天然林带,阻挡契丹铁骑。

  北宋政府不但非常重视修筑江河水体防御工程,而且历代北宋皇帝都十分重视对这些工程的维护和修缮。尤其对一些因为水源短缺而干枯,或者用为灌溉而泄去积水的塘泊,都会不遗余力的修复。在宋神宗时期,皇帝就曾经对身边的人不断讲这些江河的重要性,他认为河朔地区地势平坦,没有险阻,虽说大宋和契丹签订了和平协议,但这些契丹人说翻脸就翻脸,我们不能不防,现在我们要全凭这些工程用来防备契丹人侵略,因此大家要齐心协力的增修好河堤。

  到了宋徽宗时期,由于皇帝醉心于书法绘画,又重用童贯、高俅这样的奸臣,朝政腐败,很多河道干枯,不能使用,堤防坏了也没有人整修,导致这样工程的军事防御能力下降。

  整体上来说,北宋政权以水抗敌的战略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是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其战略意义也非常大,收到的效果也很明显。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从空间上压缩了北疆防线的防守范围,是契丹南下侵略的通道减少。以往契丹铁骑从北河平原突进,北宋政权无险可守,而且防守战线拉长,导致阻击分散、兵力分散、战力降低。有了这些水体军事设施,北宋政权就可以改变防守策略,变多点阻击为单点阻击,变分散兵力为集中兵力,以优势军力抗击契丹骑兵。

  第二、从季节上限制了契丹骑兵攻击的时间,改变了契丹四季任意南下侵略的节奏。过去没有防御,契丹人可以选择任何时间侵略大宋,但有了这条江河塘泊作为屏障,春秋两季往往是雨季河水暴涨的时候,契丹的骑兵无法渡河,这样他们只能把南下侵略的时间放在寒冷的冬季。这样一来,就让北宋政权有了充裕的战备准备时间。

  第三、从战力上削弱了契丹兵的战斗能力,提高了宋军的作战能力。契丹兵比较擅长骑兵作战,在江河地带,骑兵的优势却很难发挥出来。而宋军擅长步兵作战,因而可以发挥宋军的作战优势。从此后的实际战况来看,北宋和契丹之间的战斗,往往以宋军胜多败少而结束。

  在我国历史,水战案例很多,例如三国时期关羽水淹曹操,明末李自成水淹开封城,五代时期朱温三次决黄河阻挡沙陀兵。南宋时期,为了阻挡金兵追击,宋高宗也两次决黄河之水。民国时期,蒋介石为了抵挡日军西进,也决黄河之水。这些水战,虽然达到了一定的目的,但对周围老百姓的伤害之巨大也是前所未有的。

  水往往无形无色,但只要加以合理的引导和利用,就可以在军事达到遏制或消灭敌人的目的,但如果盲目利用,它也会对人类造成极大伤害。翻看中国历史,正是人们对水资源的价值有了科学了解和认识,所以我们民族在利用水方面创造了惊天动地的业绩,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水是滋润万物的源泉也是军事斗争的利器中国式”全部内容,更多内容敬请关注配资平台!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